一个打call的

一个假的安吹,用来表白的小号。。。完全没有关注的必要

刚看完工作细胞被萌出血的安厨爆炸了!!!!子瞻老师的脑洞里面的安安太可爱吧!!!!!(捂住鼻血超想看雷狮欺负得又气又忍不不想哭出来的安安(?。
疯狂暗示老师??(滚你
画不出安安亿分之一的可爱(爆哭
偷偷厚着脸 @子瞻

表白太太 !(偷偷艾特@QK. _(:3」∠❀)_非常喜欢的背景设定!!!
感觉雷总就像英雄救美一样的出现了(划去)好想看雷安并肩作战!xjb涂了一个雷狮_(:з」∠)_怎么画头巾掩面都画不出来最后选择自我了断(bushi
LC双修雷总真的好帅!甩扑克雷总好苏!(语文死的好早什么都不会的人自我挣扎中)因为是看完了34章激情瞎涂希望不要和太太设定差太大|・ω・`)
超想看这两人的别扭恋爱了(滚

刚入坑就遇到了超棒的文啊!!!!!
正好遇到可以表白的机会(bushi)
火速摸只安
然而并不会画画,眼睛画出来不能看于是删掉了()(:3/)
毫无文学素养,
只会疯狂打callˊ_>ˋ
太太我爱你嗷嗷嗷嗷@我是一个泡 !!!!

换皮

“阿姊,那小姐姐是怎么回事啊?”红衣少女目送着苏秋秋离去的背影,双手托腮,秀发上插的簪子垂落一旁,颇有兴趣的看着那年长的女子。

女子掩口而笑:“不过也就是她想要一副好皮囊,用真正的爱情换罢了。不过不论是谁对她再好她也不愿意相信爱情了,而已,现在却想着后悔。”

红衣少女看着自己阿姊笑的意蕴深长,若有所思的颔首。

苏秋秋有些怅然地走在小巷里,风吹来还有些瑟瑟发抖,她本来穿的也不少,却始觉寒气头骨。

夜色朦胧,月光洒落,冷清而孤寂的气息袭来。苏秋秋忽然觉得自己找不到方向了,她倚着墙,慢慢蹲下,眼见一望无垠的黑夜,困意变逐渐侵蚀了她的思绪....

“秋秋?”耳畔忽然传来一熟悉的声音,带着急切和不安。

苏秋秋一下子就醒来了,她知道是谁,那个她一直就偷偷喜欢着的经济人。

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她拼命地挣扎着站起来,却依旧因为用力过猛而跌了个踉跄。

那男人慌忙扶起她来,有些许责意:“大晚上的,一个女孩子,随便在这种地方走动,而且你最近又几乎没有休息...”

苏秋秋本来就有些恼怒,到底是个年轻的女孩子,眼下更是对着一向容忍她的经纪人,便使起了小性子:“我一个人又不是不行,你不用管....”

她毕竟也没有说的太过,可经济人却理着她的发梢,轻轻叹了口气:“秋秋.....你真以为我只是因为是你的经纪人那般关系你的..?”

苏秋秋美目忽然换上了惊恐的表情,老板娘那句“不会有真爱”还在脑边回旋着....

经纪人却没有注意到,他继续说着“其实我....”

求求你不要继续说了。

“是真的..”

求求你不要说了!

“很喜欢你。”

苏秋秋眼神黯淡了下来,推开经济人,“抱歉...我”也不等经纪人继续说什么,她也不回头,自顾自地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
苏秋秋后来嫁给了一位富豪。为此娱乐圈轰动不已。

苏秋秋死的很早,死因不详。

小店里,女老板娘已然接到这个消息,便吩咐红衣少女去收回那幅皮囊来。

红衣少女已经有了成熟少女独有的姿色了,一袭红衣若晚霞染天,格外抢眼。

她却不改好奇的性子,玉指绕出一些奇怪的起伏,问到“阿姊,你说苏秋秋,真的没有一个人是真的喜欢她吗,也太可怜了。”

“当然不是,都真心爱着她的皮囊啊”

“阿姊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QAQ”

“噗,好了不逗你玩了,有的,那个经纪人。”

“哎?...”那晚上苏秋秋与经济人的对话她也听见了。“不是说得不到真爱吗。”

“是得不到,而不是没有人真的爱她。”那年龄稍长的女孩说着。

“那...”

“因为她自己也觉得,所有人都是在乎她的皮囊罢了,不论我说不说,即使我告诉他哪些男人不会,你觉得她会信吗?”

“可...”

“她来找我无法是不自信罢了,因此无论我怎么同她说她也是不信的,倒不如删除了记忆来的好,但是她却有舍不得。”

“所以说这有这皮囊也不见得是好事吗?”

“也不见得是坏事。”年长的女子莞尔道。

门边又传来一阵清脆的脚步声。

然后红衣少女悦耳动听的声线又响起了

“客人来了。”

“欢迎光临,寒舍蓬荜生辉。”
那年长的女子接着说道


换皮

夜如以往般的黝黑,对于z市这个本就不大的小城而言,如今这个时间已经是人影寥寥了。

而苏秋秋所等待的,正是这个时刻。

z市有偏南有一家小店,没有人知道它究竟怎么样,

至少从那略显破旧和沧桑的痕迹,却又不足以勾起一些贪图好奇的人慕名而来,所以可以称”人迹罕至”

但是苏秋秋却像是去了很多次一般,在深巷里甚至都不用打灯,轻易就找到了这家小店。

“客人来了。”一个梳着凌云髻的红衣少女见苏秋秋的到来,偏了偏头,带着好奇的眼去瞧着。

“请进”有一个女声响起,比起红衣少女多了分只有岁月才能积淀出的从容淡雅。

店内与店外可谓天壤之别。

且不说那些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的饰物,光是几张椅子茶座便是上乘金丝楠木所制。

“是熟客呢。”屋内女子响起些轻笑,将檀香扇微微遮住唇角,眼底洞悉一切的神情却丝毫不掩饰。

“你知道我要来。”

女子笑笑,微微欠身,做出一副请坐的姿势,等苏秋秋落座后才坐下“说吧,这次,您又想换些什么?”

苏秋秋凌神,分外不满地看着她,女子却毫不在意似的,嘴边的笑溢得更多。

“我这次,想要换得,真的爱情。”

“很抱歉,这个,您估计换不了。“

“为什么?”

“上次您换这张皮的时候,我不是说过吗?您会失去...很重要的东西。”女子说着,玩味的望了望苏秋秋那张完美无缺的面颊。

“.....”苏秋秋瞬间明白,“所以你的意思,只有我将这张皮还回....”

“不不不”女子笑笑,“当然不够,即使是您还回,那这三年的租金呢?”

“....”你想怎样。

“附加上您三年的记忆?”

“我拒绝。”

苏秋秋这次意外回答的果断,绕是那女子也微微一愣,却很快又恢复了那份从容,摇起小扇,笑望着苏秋秋的背影渐远。



--------
感觉再来一篇就能写完换皮惹qwq虽然我草稿里换皮只是一个阶段性故事qwq我完了....文废还话痨







换皮(´・Д・)」(非完整)

(o_o)这大概是莫名奇妙的微小说
恩曾今它出现在我的草稿本里

---有人说,女孩子一生的宝物有两个
---其一是美貌
---其二是爱情
有人说美貌是生来就无法改变的(整容不算qwq
真正的爱情虽然难得,却能由自己决定。

那么如若你愿意,
可想过,两者交换?


------
“看,又是苏秋秋的海报!”

“哦!就是那个当红明星嘛”

“对对对就是她”

”据说她靠一年就红了娱乐圈半边天...”

“是啊人长得好看,歌又唱的好,性格又随和...不红才怪叻...简直是女神。”

“草鸡羡慕!!那么漂亮不知道上辈子是做了多少好事”

“可是说来也奇怪....”

“恩?”

”我从来没有见到她与哪个男星结伴过...有些花边小新闻都是莫须有的....”

“哎说的也是.?”

“嘻嘻她不会是..性取向不同?”

“不会吧...据说女性朋友也很少哎”

“天哪据说好多富家子弟都拜倒在她石榴裙下耶,其中不乏有不错的..一个都看不上么?”

“不知道...据说前些天华氏集团的贵公子为她专门办了场晚宴...华氏集团的公子你可是知道的,长得帅又有气质,要啥有啥,那苏秋秋照样拒绝的干脆。”

“....还真是好奇怪的一个人啊...”

不远处,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驻足停留在原地,微风拂面,她精致而美丽的脸蛋下并没有过多的情绪,只从红润的嘴唇间挤出一丝似笑非笑的自嘲和无奈,刚才的对话她尽数收入耳里。轻轻摇了摇头,继续抬脚向前走去。

面上那口罩遮住了这张玉颜,将绝色几近掩去,身着一成不染的白沙裙摆的女子似乎将自己装在一个小圈里围成一个自我世界,就连外面春光无限,艳阳当空,却找不进她心内一寸土地。

也许是口罩遮掩的缘故,

也许是现在这个状态和台上的她相比差了甚许的缘故,

或者是这个地方人本来就不多,而且此次前来是私人缘故,没有公开,保密工作做的很严的缘故。

没有人认出,这个与台上平易近人温和截然不同,浑身散发着冰冷的苏秋秋来。

--------

好吧虽然感觉很苏勒而且很渣但是我觉得蛮好玩的-_-#是的这篇并没有完结而且还没到我的精分点但是毕竟我还是写了这么多qwq没错这篇文章与科学从来都不挂关系...苏秋秋这名字就是乱来的不要在意~